【印象陇原】描绘在庄浪大地上的油画

时间:2019/03/21/ 14:43      来源:甘肃日报
五月的庄浪梯田  王春辉
当年梯田建设的旧照片
纪念馆内当年建设梯田的民居复原展示
纪念馆雕像

文/许曙明

庄浪的梯田,是一幅描绘在大地上的巨幅油画。

当你乘车在高高低低、起伏不平的庄浪大地上驰过时,你不可能不注意到那一眼望不到头的梯田。望着望着,就会产生一个想法,这不是梯田,是描绘在大地上的巨幅油画。

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地方:黄土高原的沟、梁、峁、壑、坡、洼、岭、脊,被修成一层一层,一台一台的梯田。有的规则,十几米宽,几百米长,一圈一圈绕山铺展,从山顶一直铺到沟底,层层叠叠,干净利索,舒缓而妙曼;有的不规则,或宽或窄,或长或短,错落有致,轻松随意,紧凑而有序。规则也好,不规则也好,有一点却是共同的,那就是斜面的山坡被削开、垫平,山坡完完全全被一道道的折线分割,变成了一块又一块平展展的土地。

曾经在"百度"上搜索过梯田的含义,说梯田是"条状阶台式的田地",而眼前的这"条状阶台式的田地"却凑成了一大块画布,在不同的季节被描绘成不同色泽、五彩斑斓的巨幅油画。

初春,在和煦的春风吹拂下,整个庄浪大地像铺了一层绿毯,到处都是翠生生的绿色,庄浪的绿,是梯田的绿。层叠的梯田,一层层,一片片,绿得漫山遍野,绿得生机盎然。

站在川里,放眼望去,一坪坪玉米,一梯梯果树,一梁梁绿林,拉起手,连成片,欢快地舞向天际。近坡翠绿,远山黛青,跳跃着扯起蓝天白云。绿透的仲秋,绿透的庄浪,奏出不息的生命乐章,展开无边的绿色画廊。这是油画的底色;慢慢地,田埂上、田地中的桃、杏、李、果会绽放出五颜六色的花朵,姹紫嫣红,那是油画上的点缀;往后,油菜花开了,一块一块、一片一片、一坡一坡,金灿灿、黄澄澄……再往后,小麦开始拔节、抽穗,玉米开始昂首、挺胸,苹果树、梨树开始挂果,意气风发,整个庄浪大地上五光十色,应有尽有,红的鲜艳,黄的夺目,绿的养眼,这才算是油画的主色调。

这里是六盘山麓,典型的黄土高原沟壑区,山多沟深,水土流失严重,地贫土瘠,是曾经被公认为"苦瘠甲天下"的地方啊,何年何月,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幅美丽的油画呢?贫瘠的山坡地是什么时候变成肥沃的水平梯田的呢?

生在农村的我,自小跟着父母干农活,知道山坡地与梯田的差别有多大,山坡地就是"三跑田"(跑土、跑肥、跑水),完全得靠天吃饭,天旱了不行,庄稼会旱坏、旱死;雨大了也不行,土壤连同地肥会被冲走。真是旱也不行,雨也不行。而梯田就不同了,能够三保(保土、保肥、保水)。小旱能抗住,下雨能蓄住,使得水不出田,土不下山,庄稼就有了保障。

将山坡地变成水平梯田,是庄稼人世世代代的盼望。可是,要想把山坡地变成梯田,谈何容易。尤其在没有机械的年代,凭借人挖车推,把这一面面、一座座山坡平整成梯田,是一个多么大的工程。

驻足于庄浪县城中心的中国梯田化模范县纪念碑前,置身于中国梯田化模范县纪念馆内,让你切身体会到庄浪人当年修梯田的感人场面,仿佛看到了庄浪人抡起镐,挥起锹,小车推,肩膀挑,寒冬腊月修梯田的场景。他们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在这片支离破碎的大地上,修出了数万亩梯田。

从1964年到1998年,三十多年来,两代人的心血,让百万亩水平梯田横空出世,写下了庄浪历史上最为壮丽的一页,也写下了一串令世界惊叹的数字:修梯田付出了价值4.75亿元的劳动量,移动土方2.76亿立方米,若堆成一米见方的土墙可绕地球六圈半。倘若说愚公移山是个神话,那么,庄浪人就创造了这个真实的神话。没有任何的机械,没有任何的资金,没有任何的报酬,用一双双手,用一把把铁锹,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建造了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工程。庄浪修梯田的艰辛可想而知,庄浪人民付出的努力不言而喻。

如今,走遍庄山浪水,放眼碧野蓝天,被誉为"梯田王国"的庄浪大地,望山山翠,看地地平,层层梯田如雕如塑,如诗如画,一层层梯田从山脚缠绕到山顶,漫山遍梁,绵延数百里,道道山梁,如巨龙腾飞,一年四季,阴晴雨雪,景观各异。春来,青翠点染,似层层绿浪从天泻,一条条蜿蜒的田埂,曲折有韵,仿佛在神仙的画笔下隐隐而出,绘成变幻的弧线,渗透着图画的雕塑美和音乐的韵律美;夏至,禾苗成行,黛绿浓抹,麦浪滚滚,一日三时因天气阴晴变幻和云霞岚光的聚散,呈现出不同的神韵和情致;金秋,流光溢彩,是金黄和芬芳的丰收主题,像座座金塔玉宇;隆冬,银装素裹,披着纷纷瑞雪的梯田变成一幅色彩分明的黑白版画,若环环白玉砌云端。

画家绘画靠的是心力、功力,庄浪人民绘这幅大油画的心力就是人人心中对建设一个山川秀美家园的憧憬、向往,功力就是两代人起早贪黑、挥汗如雨的劳作、奉献。

庄浪人,才是大画家,大手笔呢!

Copyright 2011 www.w889s.com ©版权所有 陇ICP备13000735号-1
技术支持:每日甘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