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媳妇就返贫?高价彩礼该咋治

时间:2019/06/27/ 14:50      来源:半月谈

在部分贫困地区,娶媳妇的彩礼钱高得吓人,已成为群众心病。半月谈记者在甘肃庆阳、平凉等地调查发现,近年来当地在治理高价彩礼上频频发力,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矛盾并未根除,群众对挤压彩礼攀升空间的呼声依然很高。

  软硬兼施,高价彩礼风略有好转

半月谈记者走访的多个村庄都制定了彩礼指导标准,大多控制在10万元以内,对婚宴桌数、迎亲车辆、烟酒等也都设定了具体限制,并要求党员干部带头遵守。对不遵守"硬杠杠"的村民,村委会将减免其有关福利,并取消其家庭或个人参评"和谐五星""好婆婆""好媳妇"等荣誉资格。

"对要了高彩礼的,村里会去找女方家里谈。过去村里的彩礼要十几万元,现在控制在8万元左右。"平凉市泾川县王村镇光明村文书吕怀继说。

平凉市崆峒区崆峒镇太统村村委会还出资,在村内修建了约220平方米的便民事务用房。便民事务用房由后厨区和用餐区组成,还可临时搭建舞台,专供村民操办自家红白事。

"场地租金3天仅需600元,村里规定不上高档烟酒,菜品主家自己买自己做,都是成本价。"太统村红白理事会会长杨世忠说,村里提供场地后,村民几乎不在外面大操大办红白事,减轻了村民婚嫁负担。

平凉市崆峒区索罗乡庙后村党支部书记李建军说,高价彩礼节节攀升的状况得到了遏制,前几年普遍是二十几万元,近几年下降到平均十二三万元。"不过与村民收入相比较,十万元以上的彩礼,仍然是家庭返贫的因素之一,群众对挤压彩礼攀升空间的呼声依然很高。"平凉市文明办综合协调科科长白兴平说。

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一些村民因高价彩礼致贫、返贫的现象仍然存在。庆阳市合水县西华池镇严沟圈村村民郭阳学的儿子8年前结婚,当时给前妻3万元彩礼。郭阳学说,离婚后耽搁了这些年,眼看彩礼已经涨到20万元,全家2018年刚刚脱贫,如果儿子再婚,整个家庭就会返贫。

  根治婚嫁歪风难在何处?

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樊欣说,彩礼相关纠纷占到全市整个婚姻家庭二审案件的30%至40%,此类案件近几年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彩礼价格增长速度快,20万元还不包括首饰、离娘钱等名目繁多的花费。由于彩礼的私密性,不少地区还存在"公开一个价、私下一个价"的现象。

目前,虽然各地成立了红白理事会,制定村规民约,遏制婚俗陋习,但一些组织未能发挥应有作用。

"村民一般不愿意来红白理事会,怕村组织把亲事给搅黄了。"庆阳市西峰区彭原镇义门村党支部书记翟浩军说,彩礼本来是两家人商量的结果,第三方介入难免引起误会。同时,双方家庭谈彩礼,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一些家庭不愿积极配合,不利于红白理事会开展工作。

义门村妇女主任帅晓明参与妇女工作已经30年,在村里有较高威望,村民间有事儿也爱让她评评理。但帅晓明说,这么多年来村里宣传移风易俗效果不明显,自己苦口婆心仍收效甚微。

相较于中东部地区,甘肃农村经济条件仍较落后,从而形成"外来女性留不下、当地女性盼外出"的现状,男女比例失调助推了高价彩礼需求。"一女选二男,谁家彩礼高选谁家,穷人家庭娶媳妇最难。"白兴平说,越穷的地方,越没人愿意嫁过去,除非愿出高价彩礼。

  探索更柔性的激励约束机制

基层认为,治理婚嫁歪风想要立竿见影难度较大,单纯通过宣传引导难以彻底根除顽疾,必须探索更柔性的激励与约束机制,用群众乐于接受的办法来化解矛盾。

一是多措并举发展农村经济。太统村村主任兰志军认为,高价彩礼表面是婚俗问题,实质是发展问题。甘肃省委党校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张建君认为,经济落后是女性不愿嫁入一些地区的根本原因,应因地制宜促进产业发展,吸纳青年农民就近就业,增加农民收入,减少彩礼需求。

二是柔性管理与刚性约束相统一。甘肃永登等地组织德高望重的乡贤担任调解人角色,同时组织乡贤参与评选全村"五星级文明户"等荣誉资格,当选的农户不需要实体资产抵押、担保,就可以从信用社贷款。白兴平认为,不仅要让群众尝到"文明的甜头",还应该吃到"陋习的苦头",如红白理事会发挥监督作用,一旦发现存在违反村规民约的家庭,可对其采取一定的惩罚措施。

三是创新百姓喜闻乐见的教育形式。半月谈记者在甘肃陇南走访看到,当地农村将抵制高价彩礼的观念融入地方传统剧种花灯戏里,教化村民移风易俗。基层干部建议,教育形式既要有创新思路,又要有本土特色,才能助推新风尚在基层生根。

Copyright 2011 www.w889s.com ©版权所有 陇ICP备13000735号-1
技术支持:每日甘肃网